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行業動態» 經濟增長需要新動力 對外開放仍是主旋律

經濟增長需要新動力 對外開放仍是主旋律

】【打印】【關閉窗口 來源:金融時報-中國金融新聞網  發布時間:2017-11-16 瀏覽量:
當前,我國經濟正加快轉型發展,重要發達國家央行預計將加快縮減QE,技術創新正日新月異。展望世界經濟形勢,諸多新變化正在涌現,未來,全球秩序將如何變化?經濟和金融業將會沿著怎樣的路徑演變和發展?
在11月15日于北京舉行的第八屆財新峰會上,與會各國專家共同解讀了中國經濟和世界經濟未來的發展。
經濟增長驅動力要注入“新鮮血液”
IMF預測,2018年新興市場國家的平均經濟增速將升至4.85%,而發達國家的經濟增速將回落至2%左右,新興經濟體和發達國家經濟增速的差距將會持續擴大,新興經濟體在未來會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對此,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金光經濟學講席教授、副院長黃益平表示,當下,全球經濟雖然明顯回暖,但增長的驅動力并沒有填充“新鮮血液”。
“2017年,全球經濟增長的兩大主線是中國的房地產和全球大宗商品市場的復蘇。”黃益平表示,大宗商品市場引領的能源和相關領域的投資增長,對全球經濟復蘇的貢獻達到70%左右。因此,雖然經濟向好,但事實上并沒有新的引擎推動生產力提高。
“目前,我國經濟正處在新舊動能轉換期。然而,新經濟和舊經濟之間的發展是背向而行的,具體表現為,一旦傳統制造業回升,新經濟的比重就會隨之下降。”在黃益平看來,這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經濟企穩或者回升,可持續的經濟增長需要創新、需要技術進步。
實際上,我國經濟中已有不少創新元素,如移動計算技術、機器人技術、人工智能、互聯網金融等,但這些新技術和新企業并未有效提高我國的總要素生產率。黃益平分析稱,這主要有三個原因:一是技術進步很快,但沒有被統計到生產率指標中;二是創新帶來的經濟增長可能并未覆蓋全局;三是技術進步推動生產率提高需要規模效益,具有一定的時滯效應。
“我國經濟能不能持續增長并開啟新周期的關鍵,不在于庫存是否下降或房地產市場有沒有回暖,而在于新產業的崛起和舊產業的及時退出。” 黃益平強調。
金融改革關鍵看效率
“中國可在加強金融去杠桿政策的同時,推動更多實質性改革,比如,適當放開資本賬戶,進一步放寬人民幣匯率的浮動空間等。”香港大學亞洲環球研究所所長、經濟及工商管理學院馮國經馮國綸基金教授陳志武建議。
當前,我國對加強金融監管的呼聲漸高,市場流行“脫虛向實”的說法,因為相比金融業,制造業創造利潤更加困難。因此,加深市場化程度和構建良好的監管體系將是未來金融改革兩個十分重要和迫切的問題。
對此,陳志武建議,未來中國應加大對金融行業的投入,放寬對金融創新的管制;通過增強金融競爭,讓市場能為不同的金融需求提供服務,從而降低金融行業過高的回報率。
“未來,我國金融領域有兩大改革重點。一是針對市場化的不徹底,要提高金融服務群體的覆蓋率;二是提升風險把控的精準度,建立完善的監管體系,把控金融風險。”黃益平表示。
“不應把信貸指標、融資數量作為最重要的衡量金融系統支持實體經濟的標準,金融改革關鍵要看效率,要看對實際經濟增長的支持力度。”黃益平強調。
全球經濟秩序根基仍穩
“雖然自由貿易和全球化飽受質疑,但‘基于規則的全球經濟秩序’依舊有著強勁的根基。” 澳大利亞駐華大使安思捷表示。
實際上,截至目前,沒有國家退出世界貿易組織,受法律約束的規則仍在運作;全球仍在發揮作用的自由貿易協定總數達到2279個,并讓自由貿易協定成為WTO規則的一部分。
安思捷稱,貿易目前占全球GDP的60%,而在1960年這一比例只有24%。她認為,自由貿易能夠增加附加值,增強基于規則的全球化韌性。
“單槍匹馬不如萬眾一心,歐洲支持多邊主義而非單邊主義。”法國駐華大使黎想在演講中也著重提到貿易保護主義及公平互惠原則。他認為:“在歐洲,我們一直相信自由貿易及全球化的好處。從歐洲的角度來說,為了實現公平互惠,歐洲會進一步開放市場。”
法國的改革藍圖要在整個歐洲及歐盟的區域大背景下才能實現。歐盟及歐元區也在進行改革,以更好地促進一體化。黎想呼吁,歐盟需要在銀行聯合、金融市場等議題上作出相關讓步,進一步促進單一市場發展,建立歐盟層級的中央預算機制等。
 

我在时间尽头等你完整版-我在时间尽头等你免费-我在时间尽头等你在线观看